中国留学生在日本

学习院大学,作为皇家大学,在日本有很高的知名度。日本明治维新后的大正天皇、昭和天皇以及现在的明仁天皇都曾在学习院大学就读。现任学习院大学校长福井宪彦作为一位历史学家,熟晓学习院大学的发展历程。面对日本教育出现的新情况和新趋势,他始终在思考。对于中日两国的大学交流,他也一直放在心头。2011年10月,在福井宪彦校长的大力支持下,学习院大学举办了“辛亥100周年特别纪念演讲会”,深受好评。近日,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。 

学习院大学已经脱离了“贵族时代”

记者:很多中国读者把日本学习院大学看作是“皇室大学”或者说“贵族大学”,感觉到这里比较神秘。这种认识是否正确?学习院大学和日本社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交流?

福井宪彦:根据日本的大学教育制度,大学有国立大学、公立大学,还有私立大学等。学习院大学是属于私立大学。现在,学习院大学和私立大学没有什么大的区别,而且来报考我们学校的学生也是日本普通高中毕业生。现在,我们学校的学生不是什么很“特别”的人。

为什么学习院大学会给人一种“贵族大学”的印象?二战前,学习院是“宫内省”所管的一所学校,很多皇室子弟和贵族子弟在学习院读书。因此学习院大学就给人留下“贵族大学”的印象。

二战以后,学习院大学的制度发生很大变化,开始招收普通市民子弟。现在的学习院大学和其他私立大学没有区别,秉持开放办学的方针。其实,我这个校长也不是学习院大学出身的。

如果现在人们还认为学习院大学是“皇室大学”、“贵族大学”的话,那应该是说这所大学的教育质量还不错,最起码可以给人家留下这么一种印象。

帮助学生确定人生方向最重要

记者:现在大学教育已经进入了“平民化”时代。在这种背景下,您认为大学教育应该如何才能做得更好。目前,学习院大学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对应措施?

福井宪彦:日本以前18岁人口中的大学生比例大概是两成左右,现在已经超过一半了,而且还在不断增加。以前录取率20%的时候,虽然不能说进入大学的都是很优秀的学生,但是大部分的素质都很不错,而且他们都是能够思考问题的学生。但现在情况不同了,大部分高中生都能进入大学。作为大学来讲,在这种时代里,必须清楚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学生。

如今,学习院大学比较喜欢有上进心的学生。学生进来以后,经过老师的指导、教育,他们能够很好地适应社会,在社会上有创造力,也能为社会做一些贡献。但学习院里也有那种不太考虑问题,或者说目标不清晰的学生。所以针对这些学生,我们也应该比以前做更多的研究,根据他们的特点把他们教育好,让他们也成为有用的人才。

记者:一百多年前中国辛亥时期,学习院大学也招收了一些中国留学生。现在,学习院大学和中国的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也有一些交流。您怎么看现在中日之间大学教育交流的必要性和重要性?

福井宪彦:如你所说,一百年前学习院大学还是“旧制高中”的时候,就有很多中国留学生到学习院大学来留学。现在学习院大学有100多名中国留学生。这些中国学生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学生。我为学习院大学有这么一批学生而感到自豪。而且中国留学生在学习院大学毕业以后,在社会上也表现得非常突出和活跃,他们也时常回到母校来汇报取得的成绩。

在我看来,中国留学生在学习院大学学习知识固然重要,但是通过中日年轻人之间的互相交流,增进相互理解更为重要。中国学生和日本学生在学习院大学一起生活学习,彼此的了解会加深。他们成为朋友后,对将来中日关系发展和东亚地区稳定的意义不可估量。

据我了解,中国留学生在进入学习院大学以后,通过与日本学生的交流、接触日本社会,对日本的印象有了非常大的改变。在中国留过学的日本学生也是一样。日本学生通过与中国学生的交流,对中国、中国人的印象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他们发现,中国的实际情况与想象的不一样。

大学生应该更多参与社会实践

记者:现在社会上有种说法,说日本的大学生没有活力,也不想去海外留学,还有些学生即使毕业了也依靠父母生活。实际上中国也有这种情况。您认为这一类年轻人增加的原因是什么?有什么办法去改变目前状况?

福井宪彦: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,一般都是独生子女,而日本也面临“少子化”的情况,一个家庭最多也就是一两个小孩,所以父母对孩子的照顾无微不至。但是很多父母没有注意培养小孩的独立意识,锻炼孩子的自立能力。这就是目前的现实情况。

孩子长大以后应该让他们更多接触社会,到社会上去锻炼。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大学教育的问题,父母包括全社会都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引起重视。

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日本学生海外留学的问题。现在日本经济越来越不景气,家庭的经济收入也在降低。学生如果去海外留学个一年半载,费用肯定很高。所以为了保证学生在海外能够安心学习和生活,学校也好、社会也好、政府也好,都应该给他们提供相应的援助。

亚洲年轻人要勇敢表达意见

记者:您是日本有名的欧洲史学家。从历史学者的观点来看,欧洲的大学教育和亚洲的大学教育有什么不同?双方能够彼此参考的地方在哪里?

福井宪彦:欧盟成立后,不仅在经济方面,教育方面也采取了比较统一的制度。有了这种制度后,欧洲各个大学的交流非常频繁。亚洲各国在这方面的交流跟欧洲相比还做得很不够。所以亚洲各国在加强教育交流方面还必须做更多努力。

对于孩子的教育,欧洲和亚洲也有一些不同。欧洲的教育比较重视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,而且还鼓励孩子和其他人去讨论,针对问题进行深入探讨。

在日本这方面还做得还很不够,日本需要鼓励学生把自己的想法勇敢表达出来。虽然尊重其他人的意见和听取周围想法很重要,但是表达自己的意见也同样重要。但是中国这方面好像做得不错。中国人特别愿意表达自己的想法,有什么说什么,想什么说什么,其实这点是非常好的。即使和人家的观点产生碰撞也没关系,只有发现自己的想法和别人的想法有不同之处之后,才能使自己的认识更加深刻。